外电军情|烈火-5让印获得机动核打击能力,目标中国

凤凰网外电军情2018-006期

图为印度目前射程最远的“烈火”5弹道导弹。


《印度时报》网站:印度开发“烈火”-5,脑海中浮现的是中国


印度“烈火”-5弹道导弹“入役前的首次试射”取得成功,该导弹射程超过5000公里,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所有地区都将置于核打击范围内。日前,《印度时报》网站刊发题为《整个中国很快将处于印度核打击范围内》的文章。


文章说,“烈火”-5导弹的射程覆盖欧洲及非洲的部分地区,但印度的安全关切距本土更近一些。一旦导弹交付,印度将比肩美国、英国、俄罗斯、中国和法国。这款导弹可从发射筒发射的版本更为致命,其将赋予印度必要的战略打击机动性,可在任何中意的地方运输和发射导弹。


消息人士说:“由于该导弹在封装入发射筒之前已配备核弹头,这将大大减少实施报复性打击的响应时间或反应时间……”印度希望拥有针对中国的一个可靠的战略威慑手段。中国拥有一个大型核弹道导弹武器库。印度战略部队已经拥有“大地”-2(射程350公里)、“烈火”-1(射程700公里)、“烈火”-2(射程2000公里)、“烈火”-3导弹(射程3000公里)。


在开发“烈火”-4(射程4000公里)和“烈火”-5(射程5000公里)时,印度脑海中浮现的是中国。


美国彭博新闻社网站:莫迪在达沃斯的演讲令人失望


1月末,当莫迪登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,作为演说者,其感染力丝毫没有展现出来。日前,美国彭博新闻社网站在题为《莫迪在达沃斯令人感到失望》的文章中如是说。


莫迪谈到了对反全球化浪潮高涨及各国变得越来越“以自我为中心”的担忧。但他似乎并未提出让印度发挥领导作用。当然,他准确地提出了当前世界范围的三大问题——气候变化、恐怖主义和反全球化,并承诺印度将与这些问题做斗争。


但是,我们并不清楚印度具体将采取何种行动说服或者赢得犹豫不决的人,如何形成新的联盟并开辟新的前行道路。印度完全有能力成为全球领导者,但莫迪在演讲中没有一直沿着寻求发挥领导作用的道路走下去,而是重复了印度过去防御性外交的陈词滥调:谴责巴基斯坦对于“好的”与“坏的”塔利班的愚蠢区分,提醒人们,联合国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应当为印度创造更多的空间等。


他既想向观众强行推销印度,又想寻找全球问题的解决之道。问题在于,他的推销两头落空。


路透社:平昌冬奥会变成朝鲜冬奥会?


韩国和朝鲜同意在下月的冬奥会上举统一旗共同入场,并在女子冰球项目上联合组队参赛。这招致不少韩国人的强烈批评,凸显韩国人对朝鲜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。路透社日前播发题为《“平壤冬奥会”?——强烈反应显示韩国的态度在转变》的文章。


分析称,此次争议揭示了目前韩国民众对朝鲜统一的期望远不及前几代人,这一变化可能影响文在寅总统为朝韩和解所做的努力。该计划公布后,成千上万的韩国民众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他们的愤怒。有人抱怨,“平昌冬奥会已经变成了朝鲜冬奥会”。韩国民调公司“真实计算器”1月18日的调查显示,每10名受访者中仅有4人支持朝韩打着象征朝鲜半岛统一的旗帜共同参加冬奥会入场式。


韩国年轻人没有经历过1950至1953年的朝鲜战争及冷战,相比前几代人,他们拥有的跨越南北边境的关系较少,对半岛统一的愿望较小。研究韩国问题几十年的作家迈克尔·布林称,文在寅政府的一些官员对与朝鲜和解有“不切实际”的想法,但很多韩国人现在认为与朝鲜和解是“妄想”。


日本《钻石》周刊:朝鲜人民军实力几何


进入2018年后,朝鲜半岛仍潜伏着爆发战争的危险,作为邻国的日本,有必要对朝鲜的军事实力有所了解。日前,日本《钻石》周刊题为《朝鲜人民军实力几何》的文章予以介绍。


据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的观察,2006年10月9日朝鲜第一次核试验,其爆炸威力相当于一次里氏4.0级地震,2017年9月3日第六次核试验,爆炸威力已提升至里氏6.1级地震。11年间,其核武器的爆炸威力达到此前的1412.5倍。


根据2008年的人口普查,朝鲜军队的兵力约70万人,与该国2500万人口相比,可以说是相当多了。朝鲜人民军由陆军、海军、航空和防空部队、战略军、特种作战部队组成。2017年4月15日平壤举行的阅兵式上,特种部队的存在第一次得到确认。有人推测,特种部队是以陆军第11军团为核心,集结了分散在各地的特种部队组建成的。


此外,朝鲜还拥有预备役,包括工厂、农场的劳动者结成的劳农赤卫军和学生组成的红色青年近卫军。预备役是义务制,每年接受几天军事训练,一旦爆发战争下达动员令,这些人就会变身士兵,归朝鲜人民军统一指挥。


法国《费加罗报》:普京下一任期面临的问题


日前,法国《费加罗报》对普京第四次连任面临的问题进行分析。


能否走出外交孤立:由于在叙利亚和乌克兰取得的军事胜利,俄罗斯会继续成为西方制裁的目标。同时,“干涉”美国大选将引来美国新的严厉报复举措。这样的负面环境对普京而言,既是障碍也是机会。它有助于普京在缺乏经济现代化手段面前巩固反西方的民意支持。


经济能否腾飞:尽管不断出台措施,但俄政府并未实行任何削减对能源依赖的结构性改革,这阻碍了俄罗斯所需要的技术转移。俄罗斯的经济模式将是普京第四任期的重要问题。


普京能否成为终身总统:理论上,2024年前不构成一个问题。2024年是依照宪法的普京执政大限。俄前经济发展部长阿列克谢·乌柳卡耶夫被判处8年徒刑,这被研究者视为有关这场权力继承的派系之战的征兆。同时,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也没有否认对总统职位的兴趣。这种纷乱对普京而言意味着高风险。为了对抗这些离心倾向,普京可能会试图进一步拧紧社会阀门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